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惡整皇帝度春宵

第20頁 文 / 蔡小雀

    「妳是喜歡我的,我感覺得出來,妳也是喜歡我的。」

    狂風暴雨般激烈熾吻漸漸止歇,取而代之的是他留戀纏綿如蝶觸的輕吻,輕輕地落在她額上、頰上和發上。

    他額頭抵靠著她的額頭,低沉地喚道:「小商,是不是?」

    「我……」商綠羽嬌喘初歇,有些暈然地靠在他身上,心頭融融成春水般暖洋洋,正想歎息承認……隨即悚然一驚。

    不,不能坦白心愫,若是他得知她的心也同樣地綿綿絮絮、脈脈亂如絲,那他就更不會放開她了。

    乍驚之下,她猛然抬頭,掙離他的懷抱,轉身就想走。

    「小商?」鳳爾霄睜大眼睛,情急地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逃開。

    「王爺,方才踰矩脫序之事就當一場夢,夢做完了便罷了。」她內心強烈矛盾掙扎了一瞬,隨即語氣冷凝如冰。「既不能改變任何事,綠羽也不想與王爺再多說什麼,請放開我。」

    「不,除非妳告訴我,否則我死也不肯放。」他緊緊握住她的手,黑眸灼熱如火。「不對,不管妳說了什麼,我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再放開妳了!」

    「你!」她雪瑩小臉倏然漲紅了。

    「我怎樣?本王句句說的都是心裡話!」他牛性子也犯了,對著她大眼瞪小眼。「本王不像妳這個口是心非的膽小鬼,妳明明是喜歡我的,為什麼就是不敢承認?」

    「我、我沒有!」商綠羽臉紅得像可以擰出汁來的胭脂般。

    「騙人!」

    氣氛正僵凝對峙間,一個甜媚的聲音慢條斯理飄來──

    「幹什麼?幹什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調戲民女,沒王法啦?想造反啦?」

    鳳爾霄背脊霎時一僵,待聽清來人聲音後,毫不掩飾地恨恨飆了一句髒話。

    「哇塞。」蘇福兒走近他們,眼兒眨了眨。「霄王爺精采的國罵真是令小女子大開眼界!」

    「妳又來幹什麼?」他臉色陰沉得像要殺人。

    這妖女肯定又是來翻江倒海興風作浪。

    見蘇福兒一到,商綠羽晶美眸兒閃過一絲釋然。

    蘇福兒啊呀一聲,「嘖嘖嘖,這小商姑娘果然美若天仙,肌膚賽雪,玉指嫩若青蔥……不過王爺是來拔蔥的嗎?瞧你把人家姑娘的手快絞斷了呢!」

    鳳爾霄一驚,連忙鬆開了掌握,臉上浮現心痛,懊惱了起來。「小商,對不起……妳的手很疼嗎?要不要緊?我馬上帶妳回去給太醫診治──」

    「我──」一句「沒事」才到嘴邊,她便瞥見蘇福兒微微挑起的眉,倏然噤語,隨即知機地轉身離去。

    「妳要去哪裡?」他大急,又想攔住她,可又怕再度抓傷了她,一時躊躇彷徨了,祈懇地低喚:「小商……」

    別走。

    她神色複雜地望著他,忽悲若喜,一時也癡然了。

    見她的神情,他眼睛一亮,心迅速欣喜若狂了起來。

    沒錯,小商不是不喜歡他的,她心底肯定是有著他的……

    蘇福兒看了看這個,再看了看那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啐!

    「皇叔,人家小商姑娘肯定是累了。」她不著痕跡地擋在他倆之間,藏在袖後的手暗示地對商綠羽一擺,抬頭望著鳳爾霄笑意晏晏。「正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既然皇叔今日能再見當年心儀之人,就足證你倆有緣,他日也必定能有再相聚的一天。皇叔,心急是喝不著燙粥的,對不?」

    「可是──」他眼睜睜看著商綠羽低著頭,悄悄地轉身去了,心下焚急如燒。「小商?小商?」

    「笨蛋,人去遠了。」蘇福兒皮笑肉不笑的提醒他。

    鳳爾霄癡癡地望著那一抹逃隱而去的淡綠色身影,像失了魂般,呆呆佇立老半天,始終未能回過神來。

    小商……他的小商……

    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她就親口承認對他的感情了。

    「天殺的蘇福兒!妳到底想怎樣?!」一回頭,他雙眸怒焰狂熾,一口惡氣全衝著她發。「通知我小商在菩提寺的是妳,可前來壞事的人也是妳,妳、妳──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禍頭子!」

    「你今日才曉得我搧風點火的了不得功力嗎?」她笑咪咪的開口。

    「妳──」

    他快忍不住了,終有一日……終有一日他定要誅這妖女以謝天下!

    「唉,這年頭好人真難做,」蘇福兒對他滿眼殺氣毫不在意,閒閒地道:「竟是有功無賞,弄破要賠呢。」

    「若是小商再度消失人間,我一定會找妳算──」他咬牙切齒。

    「別算了,」蘇福兒好整以暇地坐了下來,理了理淡紫色裙裾。「坐下來說話,我不習慣仰著頭看人,頸子特酸。」

    「妳以為平常妳自己有多高人一等嗎?」他諷刺道。

    「我是沒多高,但是你頂天立地高@頎長的皇兄都會彎下腰、俯下身來,和和氣氣溫溫柔柔地同我說話。」她想起夫君的溫柔體貼,不禁甜甜一笑。「所以呀,我勸你多學學你皇兄,別動不動就跟頭受傷的瘋熊似的,就算有一百個小商都給你嚇跑了。」

    鳳爾霄張口欲反駁,卻傻傻張了老半天,一句駁斥的話也說不出。

    半晌後,他垂頭喪氣地承認。「我知道,可我急啊。」

    「你越心急追越快,她就越退縮越逃避,總有一天,她會逃到一個你我都找不到的地方,到時別說鬼吼鬼叫了,我讓你連哭都哭不出來!」蘇福兒毫不客氣地批評。

    「那我該怎麼做?」

    「求我呀。」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他一陣沉默,隨即怒吼:「妳想得美!」

    光衝著這兩年被她戲耍得團團轉的一口鳥氣,他死也不可能對這個妖女低聲下氣哀哀求告。

    「那就沒辦法了。」她兩手一攤,一臉愛莫能助。

    他瞪著她,胸膛因怒氣而劇烈地上下起伏,滿心怒火幾乎裂胸而出。

    「話說回來,這位小商姑娘還真可憐。聽說當年她爹偷了唐門的奇毒『冰清玉潔』下在她身上,這毒呀,可是解不了了,因為研製出此毒的唐姥姥早已過世。所以除非有男人自願當那個倒霉鬼,引去她身上的毒,解開她體內這受詛的毒咒,否則這位小商姑娘恐怕一輩子都得保持冰清玉潔之身,鬱鬱孤老而終呢。」

    蘇福兒的話簡直是傷上加鹽、火上澆油、雪上加霜。

    鳳爾霄臉色鐵青,神情痛苦而惻然,缽大拳頭握得緊緊的。

    「說實在的,同為女人,我也很是同情她。」蘇福兒歎了一口氣。

    他虎眸淚光隱隱。

    「看樣子,這輩子是不可能有個男人會為了所愛的女人犧牲自己,捐身解毒了……」

    「我會!」他大聲衝口而出。

    「可人家就是不要你呀。」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蘇福兒笑嘻嘻的一句話,登時又刺得他一顆心鮮血淋漓。

    「皇嫂,妳到底想怎麼樣?」他已經被搞得精神瀕臨崩潰,幾乎都快開口求她了。

    「不怎樣,隨口說說唄。」話說完,蘇福兒悠悠哉哉地起身,也走了。

    「……可惡!蘇福兒!妳這妖女到底想怎麼樣?」

    一聲轟轟雷聲怒吼,霎時驚飛了滿山寒鴉。

    第十章

    「對啊,姊姊,妳到底想怎樣呀?」

    十九皇妃蘇滿兒吃著滿口的紅豆包子,口齒咿唔不清地問。

    「大小姐,難道妳真的不想讓綠羽姑娘和霄王爺有情人終成眷屬嗎?」

    回國省親的狼王妃小寶習慣性地又遞了個紅豆包給二小姐,丫頭脾性難改,心腸還是軟得一塌糊塗。

    「這種事怎麼會是問我呢?」蘇福兒只要一想到鳳爾霄吃癟的臉,就忍不住眉開眼笑。

    蘇滿兒和小寶極有默契地相視一眼。

    這種事,不問她,要問誰呀?

    「妳們那是什麼眼光?」蘇福兒沒好氣地一人賞了個爆栗子。「我說妳們呀,怎麼吃了那麼多回那些男人禍水的苦頭,還沒學聰明?」

    「啥?」

    「呃?」

    她不禁翻了翻白眼。「真是朽木不可雕,爛泥不上牆,還要我多費唇舌解釋一回。」

    「我們又不像姊姊那般冰雪聰明,沒解釋我們怎麼聽得懂呢?」蘇滿兒委屈地扁嘴。

    「是呀是呀。」小寶也點頭如搗蒜。「大小姐就告訴我們吧。」

    「教妳們一個乖,對付這些男人禍水就是不可以率先放下身段,什麼事都替他們打點得妥妥貼貼、穩穩當當的。」蘇福兒高高挑起一道柳眉。「一定要等他們先來懇請祈求拜託,咱們再出手相助。否則什麼事都搶先做得周全圓滿了,他們哪還懂得感激涕零、知恩圖報,並且從此以後任人搓圓捏扁呢?」

    「嘩!」小寶和蘇滿兒大大讚歎,熱烈拍手鼓掌起來。

    「好說好說。」她嘴角微微往上勾。「不過這種學問,恐怕妳們學一輩子也學不來吧?」

    一點都沒錯。

    「呃,呵呵呵……」小寶和蘇滿兒尷尬地乾笑起來。

    「早不指望妳們倆爭氣了,我本來還對綠羽寄予厚望的,只可惜她外冷內熱,心腸特軟,恐怕也是……唉。」蘇福兒大搖其頭。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