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願君笑

第1頁 文 / 夏喬恩

    楔子

    竹林邊,嬉鬧聲不絕。

    隨著一隻老母雞驚恐的啼叫聲,一群年齡不一的孩童或東或西,個個手拿武器,不懷好意的朝老母雞逼近,而後頭,年紀小、個頭矮的孩童也不甘寂寞,有樣學樣的拿起路邊的枯枝,對老母雞恐嚇揮舞,嚇得老母雞連連哀啼,渾身發抖。

    老母雞危在旦夕,然而就在此時,一旁的竹林卻突然傳來聲響,不一會兒,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孩從竹林裡頭現身。

    「是褚家的小怪物!」最早發現褚恨天的張小丁立刻大聲嚷嚷。

    「真是那小怪物。」孩童裡頭年齡最長,身材也最為壯碩的黃大牛咧出惡意的笑弧,快步擋在褚恨天面前。「怪物,今日又到竹林裡頭去啦?這一年來你天天入竹林,到底在搞什麼鬼?」

    看著擋路的黃大牛,褚恨天垂著頭,冷漠回答:「不干你的事。」

    「什麼叫做不干我的事?我爹是這村子的村長,什麼事都歸他管,我是他兒子,自然也有權利管這村子,所以你最好快給我說清楚,否則要你好看!」黃大牛兩管鼻孔噴出熱氣,雙手叉腰,撐著一坨肥肚,模樣好不得意。

    「你爹是村長,而你不是。」垂首,褚恨天冷然的丟下這一句後便側身想要繞行離去,不料後頭卻教人抓住了衣領,被往後拖了去。褚恨天動彈不得,垂著頭低喊:「放手!」

    「小怪物,你說什麼?」憑著比一般孩童還要大的力氣,黃大牛一把拽起褚恨天,然後奮力將他拋到一旁的雞簍上,並隨手抄起地上的牛糞,狠狠的朝小臉上砸去,弄得褚恨天一身髒污,一旁孩童們見狀,紛紛大笑。

    「什麼叫做我爹是村長,而我不是?告訴你,再過幾年,等我爹退休了,這村長位子我坐定了!到時,我一定把你這個小怪物和你爹那個大怪物攆出村子。」

    「我爹不是怪物!」聞言,褚恨天迅速抬頭反駁,然而藏在牛糞下的一雙眸子,竟是迥異一般人的幽魅的深紫。

    「你爹就是,要不然他怎會生下你這個小怪物?看看你那雙眼,那就是證據!」肥肥的手指著一雙妖魅紫瞳,黃大牛面露鄙夷。

    眼裡頓時浮現受傷,褚恨天嘶聲大喊:「它不是證據!我和我爹都是人,不是怪物!」

    「哈哈!兄弟們,你們聽到了嗎?這怪物竟然說自己是人,你們說這是不是天大的笑話?真是笑死人了!」

    隨著黃大牛刺耳的笑聲,其餘孩童也加入嘲笑的行列,每個孩童都指著褚恨天紫色瞳眸捧腹大笑。

    聽著那一聲聲嘲諷鄙夷的笑聲,褚恨天忿忿的握起拳頭,可心裡卻是自卑與害怕的,不敢反抗也不想留在原地任人譏笑,趁大夥兒不注意,他倏地從地上躍起,往家門口奔去。

    「別跑!怪物!」一發現褚恨天的動作,黃大牛立刻撿起腳邊的小石子,朝那落荒而逃的身子丟去。

    石頭瞬間擲中褚恨天的腳踝,褚恨天重心不穩,躓撲倒地。

    「我還沒欺負夠就想跑兄弟們,上!打死這個怪物!」轉眼間,黃大牛已撿起一塊大石砸到褚恨天頭上。

    「是,老大!」孩童們齊聲應和,聽話的撿起腳邊的石子,朝褚恨天猛烈攻擊。

    「怪物,打……」年齡幼小的孩童有樣學樣,也跟著丟石子。

    石子恍如紛亂細雨,來自四面八方,狠戾無情的打在褚恨天頭上身上背上,很快的,褚恨天的臉上已被銳石割出好幾道血痕,身上的衣裳也破了好幾個洞,額上更是流下一道血瀑。

    劇烈的疼痛讓褚恨天的臉色迅速轉為蒼白,明白再待下去下場會更慘,於是重新從地上站了起來,用手護著頭,用最快的速度朝家門奔去。

    好不容易挨到自家的門前,他立即推門而入,然而外頭的攻擊依舊沒有停歇,聽著那一聲大過一聲的撞擊聲,他明白外頭那群人正張牙舞爪的欲破門而入,將他傷得徹底。

    嗚咽一聲,他害怕的轉身想逃離門後,不料卻一頭撞進一堵高大的肉牆裡。瞬間,內心的不安不減反增,他困難的抬起頭,紫眸裡寫滿畏懼。「爹……」

    嚴厲的表情透著無情。「你又惹事了?」看著褚恨天,褚仕德的眼神沒有做父親的慈愛,只有一片冰冷。

    「我沒有,是他們故意找麻煩。」

    「說謊。」薄薄的唇吐出不信任。

    「我沒有說謊,真的是他們……」

    話還沒說完,一個巴掌已由上呼嘯而下,重重的落在褚恨天的頰上,截斷褚恨天的解釋。

    而就在此時,窗外的天空忽然傳來一聲巨雷爆響,轟隆一聲,挾著強大的威力將窗上的瘦木框震得嘎嘎作響,同時也震搖了褚恨天驚顫的心房。

    捂著辣疼的蒼白臉頰,褚恨天咬唇噤聲,顫巍巍的往後退去。

    「為了你,我娘子自縊而死,如今,你連我都想殺了嗎?」褚恨天一步往後,褚仕德就一步往前,將褚恨天逼到牆角。

    恨天,恨天!他恨極了老天爺竟讓他生了個紫眸孽種!

    「爹!孩兒不會殺您的,您不要誤……」話還沒說完,又是重重一個巴掌落下,褚恨天挨不住這股猛烈的力道,頭一偏,重重朝土牆撞去,登時在牆上留下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

    「孽種!逼死我娘子、毀我褚家還不夠?如今好不容易有個村子肯讓我生活,你卻還不肯罷休,非得逼我也上吊自殺你才滿意嗎!」

    褚仕德挺著高大的身軀壓迫的站在褚恨天面前,像是發了狂般的大吼大叫,原本冰冷的表情全變了樣,瘋狂、憤恨、恐懼在他的臉上交錯出詭異的線條,讓原本清r的臉龐看起來猙獰恐怖,像是瘋了般。

    見狀,褚恨天渾身顫抖。「爹,我不是孽種,我不是,我不會害您的,孩兒求您不要打我,求您不要……」額上的痛,喚醒褚恨天最懼怕的夢魘。

    他恐懼的蜷起身子,顫聲開口求饒,就是期盼爹爹恢復心神,別再同往昔那般傷害他;然而褚仕德根本聽不進他的求饒,只是目光渙散的看他臉上一雙紫色瞳眸,任由思緒飄至過往的種種。

    他想起妻子上吊的那一幕、鄰居們鄙夷害怕的那一幕、親友們嫌惡撇清關係的那一幕,以及適才他在窗邊,親眼目睹村長兒子誓言要將他趕出村莊的那一幕……

    他的人生,全在這孽種出生後毀了!都是因為這個孽種,他才會淪落到這番田地,當初他真不該一時心軟,將他留下。

    眼角餘光瞥見角落的鐮刀,褚仕德想也不想便拿了起來。

    「孽種本就該死,早在我娘子死後,我就該將你給殺了!」大手一顫,冷銳的刀光瞬間射入眼裡,照亮一雙血紅色的雙眼,也照亮一股潛藏多年的憎恨殺意。

    「爹,不要……不要殺我!」看見刀光,褚恨天驚悚尖叫,然而他的驚叫卻全數淹沒在震耳欲聾的巨雷爆鳴聲中。

    窗外,一道道凌厲尖銳的銀白閃電在灰黑厚沈的雲層裡流竄,而巨雷便在那一片銀白灰黑的世界裡嘶吼,一聲接著一聲,釋放出震天撼地的轟隆聲,似是想要將大地震碎。

    「把你給殺了,替我娘子報仇……把你給殺了,我才能活……」聽不見褚恨天的聲音,褚仕德只是恨恨的瞪著那對紫瞳,任由仇恨衝上腦門。

    「爹,不要……不要!」褚恨天想逃,卻被大掌抓了回去。

    「該死的孽種,我要殺了你!」窗外忽地劈下一道銀白閃光,照亮窗內一雙血紅瘋狂的黑眸,接著刀鋒一閃,在轟隆雷聲中,屋裡褚恨天仰頭慘叫,鮮紅的血液自他的胸前迸射四濺,在牆上噴上一道道淒厲的紅。

    第一章

    好餓啊!

    夜裡,一個瘦弱的女孩倒臥在一棵大樹下,用手按著自己不斷咕嚕咕嚕叫的壯子細細呻吟。

    她,毛頵兒,應城縣人,初滿十六歲。娘親早歿,半個月前剛死了親爹,目前舉目無親,因此聽從村人的建議,半個月前便啟程到繁華的鄴陽謀生,誰知卻在兩天前被路人偷了包袱,錢財盡失,因此餓了兩天兩夜。

    眼看京城——鄴陽城就在前方不遠處,她卻餓得頭昏眼花、渾身無力,不得已只好倒在這棵大樹下休息,打算用睡眠補充體力,看看明日一早能不能多些力氣走到城裡找差事。

    鏗鏘!

    某種金屬磨擦聲驀然從遠處傳來,其音甚是銳利,異常刺耳,呻吟中的毛頵兒不舒服的皺眉將眼睜開,卻發現遠方有兩道模糊的人影正在交手,其中一人拿著大刀,另一人拿著長劍,鏗鏗鏘鏘的用著讓她眼花撩亂的速度迅速過招,兩人之間的氣氛滿佈緊張與殺氣。

    一陣夜風襲來,帶來讓人難以忽視的血腥味,那味道太濃太沈,彷彿在暗示有人失血過多就要死亡。意識到這一點後,毛頵兒清秀的小臉瞬間轉白,想也不想的硬撐起無力的身子,偷偷摸摸但速度極快的爬上身後的大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