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訪情之吻

第4頁 文 / 倪淨

    「把它披上。」

    她想離開的理由,他光用腳指頭想就想得出來。

    「不要!」

    「廢話少說,快披上。」

    不理會她的拒絕,宋烈強將外套披在她身上,在與她肌膚相觸的剎那,鍾可雲火紅了臉。

    「我自己來。」

    生氣他霸道的行徑,卻也明白這是引開他人目光最好的方法。

    當西裝外套披在她身上時,鍾可雲感到暖和,外套上還殘留他些微的體溫,同時也聞到一股男性氣息在她四周瀰漫。

    看著他專注的側臉,再次留心於公事上,鍾可雲拉緊外套,安靜地聽著他低沉有力的嗓音,對於自己專注的神情完全不自覺。

    ※※※

    自上次相親後,已過了一個禮拜,既然宋烈一直沒有來找她,那她只陰蘑主動了。

    鍾可雲第一步便是直接登門造訪。

    「鍾小姐?」

    對宋烈家她比誰都要清楚,所以起個大早的她,就來到宋家門口。

    「我找宋烈。」

    傭人?她的出現而顯得吃驚,也?她的要求遲疑了一會兒。

    「鍾小姐,請問你找少爺有事嗎?」她與少爺之間已是過去的事,而今她的出現真令人不解。這幾天少爺?了婚姻一事與家裡鬧得不甚愉快,身?傭人還是小心的好,免得被「颱風尾」給波及。

    「當然是有事了,前幾天我們才相親,你說我能不來嗎?」

    語畢,傭人便開?了大門,請她進屋。

    「抱歉,鍾小姐,裡面請。」

    見傭人客氣又陪笑地說著,突如其來的轉變使她有些錯愕。

    一進屋子,傭人請她坐在椅子上,並且上樓去請宋烈下來。

    十分鐘後,那傭人又來到她面前,但見傭人低垂著頭。

    「宋烈人呢?」

    鍾可雲又?頭看了看樓梯口,並沒有發現宋烈的人影。

    「很抱歉,鍾小姐,少爺昨晚回來的晚,現在還……」

    來不及等眼前的傭人說完,她馬上接道:「他還在睡?」

    她瞥了眼時鐘,現在都快中午了。

    「真的起不來?」

    傭人再次點頭,被她盯得渾身不自在。

    「那我上樓去找他。」笑話,他不下來就以?她一定就這麼走嗎?那他就料錯了,她有的是時間。「鍾小姐,這不太好吧?」

    一個未出嫁的閨女,莽撞地衝進少爺的房間,成何體統。

    鍾可雲絲亳不在意跟在後頭直喊的傭人,小跑步地邁向樓梯,打算找出宋烈的房間。

    「他的房間在哪裡?」

    待她上樓,馬上轉身直視那傭人,使他嚇得打住步伐。

    「鍾小姐,你……」

    「快告訴我!」

    鍾可雲自認從來不是個有耐性的人,而今情況更是急切,她快要被太公給逼瘋了。沒想到太公不只讓她與宋烈相親,後面還有一堆人等著,這情形逼得她二話不說地連忙趕來這裡,要宋烈不能拒絕,得對她負責。

    鍾可雲臉帶微笑,但眼中笑意卻是教人驚慄,略?上揚的唇角更顯出威脅之意。

    「呃……」

    「快說!」

    傭人不得已只好伸手指了指盡頭,鍾可雲也在這時滿意地點個頭。

    「謝謝你了。」

    第三章

    鍾可雲得知宋烈的房間是哪一間時,她愉快地再度前進,?成功一半的計劃而開心不已。雖然這不是她頭一遭進男人的房間,不過心情確實大不相同;念大學時全是熟悉的朋友或同學,就連與她同住的葉子楓她也是肆無忌憚地在他房裡睡覺,在她心中,葉子楓好似兄長般疼愛她,那抹信任使她不拘男女之別放心隨性。

    當她悄悄地握住門把,小心翼翼地推開木門時,靈活聰慧的大眼忙碌地朝房裡瞧,小心地將身子往房間移動,直到整個人都站在房裡了,才安心地吁口氣。

    那個促成她一輩子最大遺憾的男人,正仰躺在床上沉睡,十分安穩地呼吸著,覆著輕薄的被單,胸口正規律地上下起伏著。

    看來他是還沒發現她的存在,端正清秀的臉上散著笑意,更是大膽地朝他前進了幾步。

    當她來到床邊,仔細地望著那老實說長得還算不錯的輪廓,發現到因?入睡,他臉上不再有嚇人的嚴肅,她熟悉的抿緊的薄嘴唇放鬆了,鼻樑漂亮地挺直,下巴略長出青稚的鬍渣……天啊,她竟被他的外表給吸引而不斷打量著,回神要自己轉移注意力。連忙搖搖頭,打散被吸引的念頭,伸出手,打算拍向他的臉。

    誰知,那雙本是合上的眼睛,忽地睜開了,他的語氣中帶著過多的冷漠,更有一絲她輕易即能察覺的慍意。

    「你難道不知道獨自進男人的房間很危險?」

    或許他本來是在睡覺沒錯,不過在鍾可雲進來時,由她身上散發出的香氣教他轉醒。

    宋烈的問話教她嚇得險些跌倒,慌張地向後退了一步。

    「你、你不是在睡覺?」

    怎麼會這樣,與她所想的完全不相符合,本來她是計劃吵醒他,之後再得意地說出她來的用意,可是人家他早醒了。

    不理會她的問話,宋烈凝住了眉。

    「你有什麼事?」

    以他對鍾可雲的瞭解,她不可能會無故前來,更何況她還揚言要他負責,他倒想要知道,自己該?她負什麼責任。

    「我要你跟我結婚。」直退到門邊,鍾可雲才鎮定地開口。

    她一雙大眼很謹慎地望著他的舉動,生怕他接下來的動作。

    「結婚?」

    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結婚,這是四年前他曾經打算開口的話,而今在四年後卻由她口中說出。

    想到這事,視線不由得移向她,打量她今天的穿著。

    上次過於性感的服裝此時又浮上腦海,又讓他心生不悅,直瞪著她。

    看著她今日一身略顯清涼、又不致裸露的連身短裙的穿著,無袖的上半身使她整個粉臂呈現眼前,裙擺落在大腿上,勻稱的小腿誘惑著他。

    「對。」

    宋烈坐起身,只著睡褲的他上半身赤裸,教鍾可雲帶羞地轉開頭。

    「什麼理由?」

    「?了你死當我的成績,害我必須乖乖回台灣。」鍾可雲說得理所當然,完全不在乎宋烈略微變臉的表情。

    「那是你自己造成的,不干我的事。」

    難道他還要負責將交出去的成績收回不成,那麼他付出的情感她是不是也要負責地回報他?「誰說不干你的事?要不是你,我依舊可以逍遙地待在美國,也不用勉強自己被迫與不喜歡的人相親,更不用理會太公的要脅,所以你必須負責。」

    「不喜歡的人?」冷著聲問,原來她對自己的感覺是如此。

    鍾可雲沒有多想地點頭,依太公?她找來的人選,她確實是不怎麼喜歡。

    「那你不覺得自己太委屈了嗎?嫁給不喜歡的人。」

    「所以我才說要你跟我結婚,只要結婚後,太公就不會干涉我的自由,到時候我們可以隨時離婚。」看她多聰明,算一算,自己完全沒有損失。

    「離婚?」

    他以?自己聽錯了,?她如此輕易說出這話而帶怒地瞪向她。

    「對,不過?了離婚後我能夠有個一技之長,希望你讓我進你的公司工作。」

    在她的想法裡,這是最好的方法;一是不用被太公逼婚,二是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再也不用出國唸書,光想到這些,她的心情就逐漸轉好。

    「不行!」

    宋烈沒讓她得意太久,馬上出口打醒她的美夢。

    她衝至他面前,叉腰怒視地瞪向他。

    「?什麼不行?」

    沉默了好一會兒,目光從她胸前移至臉上,看著她端正美好的小臉,宋烈直接回答:「我不願意與你結婚。」

    愣了好一會兒,鍾可雲有些不可置信,「你以?我喜歡啊?那還不是你害的,所以你非同意不可;更何況是你要求的,現在全台灣的人都知道你對我有意思,而你卻說不想與我結婚。」

    「若我還是不呢?」

    「你!」

    無論如何,她都要與他結婚不可,這是逃脫太公逼婚的方法。

    「好,沒關係,那我可以再去找下一個男人,我就不相信沒人幫我。」情急之下的鍾可雲是和他卯上了。

    「你想隨便找個人嫁了?」鍾可雲的話,確實教宋烈臉色一僵,額頭青筋暴凸。

    「沒錯,反正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個男人。」想到這裡,她忽然想起一個真心?她付出的人。「你認?有嗎?」看哪個男人想要這不必要的麻煩?

    「你忘了我曾經在美國住了四年,這期間我自然也認識了幾個男生,我相信他們會幫我的。」

    「這真是你所想要的?」就算她任性,就算那婚約是假的,可他還是不願意接受她的生命中有了另一個男人的存在。

    那閃著光亮,又帶著堅決的目光使他多看了她一眼。

    「沒錯。」

    ※※※

    就這樣,宋烈答應了鍾可雲如此無理的要求,而鍾可雲也順利地進入他的公司工作。

    宋烈扮演鍾可雲的情人,讓家人無法再強迫他們接受任何一次加諸在彼此身上的相親;只是他遲遲不肯答應結婚一事,教鍾可雲又急又氣地直跺腳,奈何她知道宋烈的性子,除非他點頭,否則自己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