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天使與惡魔(上)

第6頁 文 / 古靈

    她原打算向經理抗議,可是轉眼再一想,這種話說了有誰會相信?說任何女人被任何男人騷擾都有可能,但她?

    連她自己都不信!

    左思右想,她還是決定繼續忍氣吞聲下去,免得自討沒趣招來恥笑,甚至可能出現更糟糕的狀況--經理反誣她想藉機敲詐客人,於是很客氣地請她回家吃自己--愈想愈寒心,還是忍一忍算了。

    是中國人說的:宰相肚裡能撐船,她的肚子裡駛不了什麼船,總還能養幾條金魚,橫豎只要她有耐心一點,總有一天他也要認輸吧?

    才怪!

    不管她多麼堅持,他就是比她多一分頑固,始終那麼有耐心地追躡在她身後,無論她如何冒火、抗議,他一概置之不理,還裝得那麼無辜委屈的樣子,好像他才是被遺棄的孤兒。

    她已經快被他逼瘋了!

    「好吧!你說吧!你到底想如何?」要她幹嘛都可以,上床也行,只要能盡快擺脫掉他,她不計任何犧牲。

    「跟我約會!」滿盈希冀光芒的藍眸閃閃發亮。

    「約會?唔,這個嘛……我得好好考慮考慮!」

    「不過是約會而已,有什麼好考慮的呢?」

    「當然要考慮!」為了打發掉他,她不計任何犧牲,但總得是她負擔得起的犧牲,倘若後果是她得背起一輩子也還不清的債務,她可不幹!

    不過,如果她小心一點,應該不至於這麼慘吧?

    也罷,反正只是一次約會,時時刻刻放警覺一點,無論如何不要被他陷害到,一天很快就過去了,然後……

    她就自由了!

    「什麼時候?」

    「耶誕夜。」

    「好吧!」

    不過還真是奇怪,他到底跟人家打了什麼賭,值得他耗費這麼多時間、金錢和精神在她身上呢?

    第三章

    愉快地吹著口哨,沙利葉揮舞著前一晚簽好的合約進入羅弗寇的辦公室裡,得意地丟到羅弗寇面前。

    「成了!」

    說他是公司的執行副總,不如說他是公司的超級公關,舉凡有什麼搞不定的大案子或大人物,全權交給他去處理一定沒問題,而他也只不過是請人家吃頓飯,再拋出幾個「媚眼」就搞定了,難怪羅弗寇老愛嘲諷他是男女通吃的「賤男」。

    「完全按照我們的條件!」

    傲然呈上自己的豐功偉業之後,他更是走路有風的轉身離去,打算去好好犒賞自己一下。但在臨踏出門坎之際,他不禁猶豫了一下,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啊!對了,少了羅弗寇的冷嘲熱諷。

    狐疑地回過身來,果然瞧見羅弗寇仍呆望著手中的紙張發愣,根本沒注意到他這小小的「偉大功勳」。

    太不把他放在眼裡了吧!

    於是他又大步過去,唰的一下自羅弗寇手中抽來那張紙。「信用卡賬單?瞧你看得眼睛發直,肯定不是你的,而是路……」頓一下,驀然吹出一聲驚愕的口哨。「嘖嘖,同一家服飾店居然能簽出這種天價,不如把店買下來算了!」

    他驚歎地搖搖頭,繼續看下去。「哎呀!每一天都有,難怪……咦?康多提街?奇怪了,他的衣服不都是在維內多街量身訂作的嗎?」

    康多提街是羅馬最昂貴的名店區,但人稱「大使區」的維內多街卻是比康多提街更奢華、更高檔的名流區,是超級名媛紳士與富商名流才有資格光顧的購物街,

    一般升斗小民連逛也不敢去逛,怕眼睛脫窗。

    羅弗寇背往後靠,沉吟著推推眼鏡。「近兩個月來,他都住在這裡,根本沒有回撒拉瑞亞大道的宅邸去。」

    「是嗎?」

    兩人靜默片刻,不約而同朝那扇通往路希「辦公室」的門看過去。

    有問題!

    ☆☆☆☆☆☆☆☆☆☆☆☆☆☆☆☆☆☆☆☆☆☆

    路希是男人。

    沒錯,所以他應該買男裝。

    也沒錯,他買的應該是男裝。

    可是羅弗寇與沙利葉一踏入路希的「辦公室」裡,卻赫然發現他們彷彿置身於女裝店內,前後左右,包括床上、沙發上、桌上、地毯上,全都是一件件高尚優雅的女裝,蕾絲花邊、輕彩淡紗、清薄的開士米、斜紋布、天鵝絨和法蘭絨,還有各種各樣的配件。

    而路希則雙手抆腰佇立在正中央,好像無敵大將軍正在檢閱軍隊,那雙宛如天空般明朗清澈的藍眸舉棋不定地游移四顧。

    「路?」老天保佑,他最好不是想穿那些東西!

    「啊∼∼是你們,正好,來……」一見到他們,路希馬上興高彩烈地順手抓起一件洋裝來往自己身上比。「幫我看看這件好不好看?我自己逛了好幾天,只要看中意就買下來,但就是無法決定哪一件最好!」

    羅弗寇和沙利葉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扭曲,額上還有無數條黑線和幾滴冷汗,兩人相互睇視一眼,不約而同嚥了口唾沫。

    上帝,這不只是有問題,問題可大條了!

    「看在老天的份上,路,我們怎麼都不知道你有變裝癖?或者……」兩人膽戰心驚地再次相覷一眼。「你改行作同性戀了?」

    「呃?」路希不解地瞥他們一眼,再轉回去自顧自的打量比在身上的洋裝,然後搖搖頭,扔開,再拿起另一件精緻典雅的小禮服喃喃自語,「唔……我還是覺得這件最適合她。」

    她?

    羅弗寇兩人不禁同時鬆了一大口氣。

    幸好,原來是她,是買給她……等等,等等……她?!

    「你找到她了?」兩人異口同聲的大叫。

    「找到啦!」路希漫不經心地回道,邊仔細斟酌為那件小禮服挑選配件。

    「什麼時候?」

    「萬聖節前。」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你們沒有問啊!」退後一步,路希撫著下巴審視那件已搭配好皮包、鞋子的小禮眼,總覺得還少了一點什麼。「奇怪,少了什麼呢?」

    「好,那我們現在問,她是誰?」

    「女人。」

    「廢話!不是女人難道是男人?」羅弗寇啼笑皆非地道:「我是說,她是什麼樣的女人?」最好不是那種別有企圖的女人!

    路希瞥過去一眼,好像能瞭解羅弗寇的言下之意--他要找人去查查那女人的底細。

    「大一學生。」話落,他忽地想到什麼似的彈了一下手指。「對了,首飾!」

    眼看路希身子一轉又打算外出,羅弗寇急忙抓住他。

    「慢著,你還沒告訴我,那女人是念什麼大學?家住哪裡?還有……」

    「你去忙你的公事,少管我的閒事!」路希很不客氣地拒絕羅弗寇的多事。羅弗寇愛查什麼人儘管去查,唯有豆芽,他不想讓任何人、任何事騷擾到他們之間的進展。

    e?閒事?他居然說少管他的閒事?

    這麼多年來辛辛苦苦的做牛做馬,為他承擔起一切,關心他,照顧他,他竟敢說少管他的閒事!

    羅弗寇不禁勃然大怒,正想追出去狠狠揍那個沒良心的傢伙一頓出出氣--忠心歸忠心、出氣歸出氣。

    不料他才走出半步,就被沙利葉一把揪住。

    「等等,羅,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沙利葉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就連愛蓮和他兒子,他都不曾親自為他們買過任何東西,可是這回他卻……」環顧四周。「親自去為那女孩子挑選衣服首飾,這不是一種很值得慎思的狀況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怒氣瞬即消失,羅弗寇頂了一下眼鏡,同樣環視左右一圈。

    「嗯、嗯,確實。」

    「何況,他也從不曾用那種語氣和我們說話,可見……」沙利葉深思地扶著下巴。「他是真的不想讓我們打擾到他和那個女孩子的交往。」

    「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他很單純,不懂得看人,若是被人騙了怎麼辦?」沙利葉拍拍他的肩。「放心吧!他們才剛認識不到兩個月不是嗎?記得他和愛蓮也足足交往了五年多才結婚,所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調查那個女孩子,只要耐心一點,等他心情好的時候再來設法說服他,這樣或許比較妥當,我想你我都不想真的惹火他吧?」

    沙利葉的暗示不知道讓羅弗寇想到了什麼,他突然打了個寒顫。「不想!」

    「我也不想!」沙利葉咕噥。「所以,就這樣吧!」

    羅弗寇猶豫一下,「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

    沙利葉聳聳肩。「替他付清賬單啊!」

    「賬單?唔,你想……」羅弗寇語氣懷疑地咕噥。「那家店不會和那個女孩子有關吧?」

    沙利葉瞟他一眼,又一次聳聳肩,無語。

    不是才怪!

    ☆☆☆☆☆☆☆☆☆☆☆☆☆☆☆☆☆☆☆☆☆☆

    如果說這世上真有衰神,她敢肯定路希就是她的衰神!

    豆芽第一萬次如此認定,也第一萬次認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答應他一次約會就可換回她的自由與平靜。

    值得!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當那些過去連眼角都不屑於瞄過來一下的女同學們又主動跑來跟她「聊天」的時候--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