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妾心璇璣

第12頁 文 / 於晴

    「好啊,就聽你的。」璇璣微笑。當初做箋是隨意之下做的,並不刻意,只是無聊時便買了紙來做,在上頭題的也全非詩詞,只是單純的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沒有想過要叫什麼箋名。璇璣嗎?身處槐安夢,即使心若璇璣,醒來便什麼也沒有了。

    她低頭在箋上畫著梅,如敏開心地趁著元總管還沒來大通驗收時,幫忙磨著墨,忽然見到用過的水桶還放在旁邊,她笑道:「璇璣姊,我把水桶拿出去,等我回來再磨。「她的個頭本就較小,雀躍地經過門檻時,踢了一腳,吃痛地叫了聲,往前跌去。

    「啊!」撞在肉牆上,眼淚差點掉出來。「謝……謝……啊,元……元總管!」抬頭一看,悚然一驚。「這麼快就來驗收啦?」

    他冷冷看了她一眼,將她尚貼在他胸前的身子往旁推了推,逕自走進大通鋪裡。

    璇璣抬起臉,柳眉不由自主地聚起。「元護衛,是三少爺有事嗎?」

    元朝生的眼底竄過一抹驚詫,但很快收斂了。「你不該亂跑。」

    「我沒跑,只是多接了份工作,這點你問元總管就知道了。」她放下筆,收拾起剛做好的璇璣箋。

    「璇璣姊……他……他不是元總管嗎?」如敏走來,小心翼翼地瞄著他。好像,真的好像呢。

    「他是元總管的雙生兄長,長得是一模一樣,性子完全不同,他是專保護三少爺的元護衛。」

    「喔……」如敏的臉紅了紅,眼睛悄悄垂下來。

    璇璣隨手拿了較大幅的紙張將箋包起來。「我得走了,不然我可會被打呢。」

    「打?」如敏驚叫。

    「三少爺從不打女人。」元朝生忽然冒出一句,目光不贊同地看了她一眼,像在指責她譭謗聶封隱的名聲。

    她歎息笑道:「我開個小玩笑而已,不當真的。」才說完,忽然怔仲了下。原來,她也還懂得說笑呢,抬臉看在旁的兩人顯然不苟同她的幽默感,她想笑,卻及時忍住了,看來他的幽默有待加強。

    「我好了,走吧。」她舉步上前,元朝生緊跟在後,如敏慌慌張張地跟上前。

    「璇璣姊,你要有空,就要來看如敏唷。」她急急嚷道,隨即又慘叫一聲,走得太快的下場是又撞上那男人的背部。

    她臉一紅,連忙跳離開來,他卻連回頭也不回地跟著璇璣走了。

    她跟不上,只好目送,但那元總管的雙生兄長走在璇璣的身後,完全遮掩了璇璣瘦弱的身子,她只好目送著那姓元的背影,久久的。

    TTTTT

    「你分得出來?」行至上古園的中途,元朝生忽然冒出這一句。

    他說話向來簡潔,能省則省,像是打一出生就把能言善道的天分全送給了胞弟元夕生。她點了點頭,知道他所問何事。「元護衛與元總管雖是同一個模子出來的,但畢竟有些微的不同。」

    進了上古園,是一片綠意。靜悄俏的,幾乎沒有任何人跡,平常能進上古園的通常只有聶府的主子們、元總管跟幾個丫鬟……其實,只要伺候好聶封隱,待在清靜的上古園好過在聶府裡做牛做馬。

    元朝生看了她一眼,眼神是冷的。「你的觀察力很細微。」鮮有女人能做到如此,即使在府裡做久了的丫鬟們見了他,有時也分不出誰是誰。而她,只是個女人。

    「多謝元護衛讚美。」她淡淡地笑道。

    「那包是什麼東西?」

    「是私有物品,元總管准的。」

    「是什麼?」他執著問道。

    顯然他盡忠職守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沒想過依聶封隱這樣易躁易怒的少爺也能讓一個僕人如此忠心。

    她歎了口氣。「是紙,是元總管不要的瑕疵貨,我見丟了浪費,便挑了幾張留下來。」

    他不再言語,恢復沉默是金的常態。平常沒見他說過幾句話,即使是回答也是呆板簡潔的幾句,唯有聶封隱能扯動他的情感,這樣的主僕之情讓她很……好奇,也很羨慕。她從沒貼心之交,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肯為那個聶封隱賣命?

    近了上古樓,窗是開著的,冷峻的身影就在窗口,眼裡像是蘊著火焰,鎖著她的臉。

    「我又惹了他嗎?」她喃喃,走進上古樓,福了福身。「少爺。」

    他就坐在窗口旁邊的輪椅上,冷冷地哼了一聲,撇開臉。

    僵冷的氣氛讓守在旁的懷安心驚肉跳的,她的汗從一炷香前就一直流,流到快脫水了。「璇璣……元總管究竟帶你到哪去了?」她了口水,代替主子問了:「少爺從出來後就在找你……」

    「誰在找她?這裡由得你胡言亂語嗎?」他突然說道,字句充滿悍戾。他轉過臉龐,眉間緊皺,嘴唇緊緊抿著,視線來回在朝生跟她之間打轉。「你倒挺好,以為擺脫了我嗎?」

    「璇璣不敢。」

    「又是不敢?你的嘴巴生來就只會這麼說的嗎?我倒瞧見方纔你跟朝生說說笑笑的,怎麼?見到了我,就像忍受百般折磨的丫鬟嗎?」

    對,你說的一點也沒錯!幾乎,她就要脫口而出了。他莫名其妙的怒意就這麼從天而降,打在她的身上;她究竟是哪裡惹到他了?或者是礙了他哪裡嗎?

    即使他曾經是她所仰慕的聶封隱,她也會有忍無可忍的一天。以往,在她的家中,她可以一忍再忍,從來沒有表露情感的時候,因為家人對她無情,她視那些人為無物,而現在胸口上就因為尚殘留著對他的仰慕,所以咬著牙,身側的拳頭緊握著。

    他的眼瞇了起來。「你無話可說了?」

    「璇璣……璇璣本就是少爺的奴婢,不敢違逆少爺是我該做的。您要罵要打,就算要殺人,璇璣也不敢說上一聲。」

    「瞧你說的,明的聽起來像是逆來順受,但我卻瞧你咬牙切齒的,擺明了就是不服我。」

    她的臉逐漸染上紅暈,是氣紅的。她一向沒有什麼表情,即使有,也是淡淡然然的,一晃即過,為書生了氣也是短暫……他注視了她一會兒,隨意擺了擺手。

    「你留下,其它出去。」

    元朝生默不作聲地退去,懷安則鬆了口氣,像是禍不及身,隨便怎樣都成,急急地離開了。

    上古樓裡僅剩兩人。他注意著她,她則回瞪他。忽然間,圓桌上的菜餚引起她的注意。

    「少爺還沒用飯?」先前的預感成真。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沒用飯?

    「被一個丫頭給氣飽了,哪有胃口?」他的語氣稍稍和緩了些,手來回撫著大腿。

    「少爺究竟是氣璇璣什麼?」他當真看她這麼的不順眼嗎?即使告訴自己,他順不順眼與她無關,但心裡總難掩失望。

    看不順眼她哪裡?她的容貌嗎?從她懂事開始以後,從沒以自己貌不出色而感任何的失意或羞慚。在這樣的時代理,美貌等於禍水,當有了美的容貌,那就是代表了無止境的麻煩,甚至……家破人亡。她很慶幸自己的貌色普通,方便她去做任何想做的事而不引人注目,但現在卻有了點遺憾。

    「你的表情像是我虐待了你。」他抿了抿唇。她垂首而站姿立直,僵硬的身軀活像鄉野小說裡的。「你過來點。」

    她依言走了幾步。

    「我有這麼嚇人嗎?再過來點!」他沒好氣地說道。等到她走來,離他不過一步遠的距離才叫她停了下來。

    她身上的紙香氣味依舊,卻顯得更濃了些。她一靠近,就像那天擦臉時,讓他的心情略略平靜了點。

    他閉上黑眼。原來那天當真不是他的錯覺,她的週遭有股教人舒服的氣流,是因為紙香的關係嗎?他的雙腿似乎已不如方纔的疼痛。

    「元總管叫你去哪了——」他才開了口,忽然腿上傳來觸摸的感覺。他倏地張開眼,看見她蹲跪在地,輕柔地捏著他的雙腿。

    「你這是幹什麼?」他怒道,隨手要揮了過去,卻停在她的額前。她連躲也不躲的,是她的反應太慢,還是壓根兒沒把他放在眼裡?「該死的混帳!誰叫你碰我的!」他收了手,惡狠狠地問。

    她的眉褶深皺皺的。「你的腿疼,不是嗎?」

    他有說他的腿在痛嗎?聶封隱瞇起眼,忍住推開她的衝動。她的個頭是不小,但總給人纖弱的感覺。讓他這麼一推,誰知會不會跌得頭破血流?該死的丫頭,他的胸口在起伏,卻發覺怒氣不若以往的飆怒。該死的,她一近身,週遭的氣味就像是一攤冷水,澆熄了他的疼、他的怒。

    「我何時說過我的腿在疼了?」

    「你的表情是這麼說的。」她揉捏他的雙腿,而她的神態是不甘情願的。寧願自己的觀察力拙劣,也不願瞧出他不經意間流露的疼痛,那讓她……很不由自主地想減輕他的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