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玄幻魔法 > 極限兌換空間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八章 各方謀劃 文 / 彌煞

.    第九百二十八章各方謀劃

    將亞克文的修為穩穩地提升到十階巔峰後,男子直接將幾種威力頗大的秘術打入了亞克文的真靈之中,讓他瞬間學會了這些秘術。

    「再給你一點好處,現在你的實力完全可以在現在的虛無大陸上橫行無忌了,這一次要是再完不成任務,你就不用再活在這世上了!」說完,男子不待亞克文兩人回答,便直接將兩人送出了這片空間之中。

    送走兩人後,男子突然目光深邃地望向上空,那眼中隱隱有著一絲絲的戰意,但是卻時隱時現,好似十分猶豫一般。

    「哎~!」重重地歎了口氣,男子低下頭,隨後便緩緩地融入了無盡的血雲之中,隨著他的動作,那籠罩了他全身的血紅色霧氣也緩緩移動著,露出了裡面的一段黑色鎖鏈。

    又是鎖鏈,這名強大無比的男子竟然也是被鎖鏈緊緊地鎖在這裡的,那麼,鎖著他的那一位,究竟該強大到何種程度呢?

    ……

    無論是虛雷還是虛殺,其實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都是被囚困在一方的超級強者。

    當初,他們曾是虛無大陸上第二批誕生的虛無生靈,他們從虛無中走來,出生便擁有原聖境的修為,天生便代表了某一種規則。

    隨著他們的修煉,他們一個個的變得無比的強大,比之什麼三十三階原聖都要來得強大的多。

    但是當有一天他們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後,便出現了分歧。

    大部分的同伴選擇了接受宿命的安排,化為虛無大陸上的各種規則和生靈。

    而其中一部分,則是選擇了反抗,而反抗的代價,便是被永久的封印,直到有一天,他們能夠接受宿命的安排為止。

    隨著歲月的變遷,他們之中很大一部分選擇了妥協,接受了那宿命的安排,但是其他一些,卻是堅持著,寧願陷入沉睡之中,也不願接受宿命的安排!

    他們這些反抗者沉睡了無數年後,有一些終於甦醒了過來,而虛雷和虛殺,便是其中的兩個。

    他們從沉睡中醒來,妄圖突破這封印了他們無數年的封印,可惜這封印無比的堅固,不是他們自己可以突破的,不過萬事皆有一線生機。

    他們還是找到了突破封印的辦法。

    血祭,龐大的血祭,需要無比龐大的血祭然後引導血祭的能量從外部突破,然後內外配合之下,才有可能突破這封印。

    但是他們根本無法離開被封印的地方,所以,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尋找一些棋子,當然,他們不能直接說讓對方帶給他們多少多少生靈來進行血祭。

    但是虛無大陸上現在的格局卻是帶給了他們一個便利。

    種族戰爭,他們想不到當年無比強大的虛獸所化身出來的虛獸一族竟然跟一個叫做聖者一族的種族槓上了,於是,他們打算在暗地裡挑動這一次的戰爭。

    一開始,只是虛雷一個人在挑動,不過在易池無心的情況下,一下子便徹底激發了這一次的大戰,這倒是讓虛雷高興了好一段時間。

    緊接著虛雷,虛殺也出現了,不過他的實力比虛雷要強大的多,虛雷只能引導某人尋找到他,但是虛殺卻是直接將亞克文收進了封印這自己的小天地之中。

    不過先下手為強,即便虛雷的實力不如虛殺,但是他已經找到了虛獸一族的首領當成他的棋子,而虛殺卻只能找一個候補首領。

    不過,對於這一點,虛殺也不是和介意,只不過誰也想不到,這聖者一族的兩位主宰竟然在最後關頭突破了,使得他們兩個的計劃功虧一簣。

    這一下,兩人都坐不住了,自己又出不去,只能在裡面乾著急,他們所能做的,便是讓自己的棋子強大起來,但是又不能太強大,如果一下子給的太多的話,難免他們會起戒心。

    要是以後他們成功一統虛無大陸後不來找自己了,那豈不是功虧一簣了!所以,他們都不敢把兩人的修為提升的太高,十階巔峰,不高也不低,整個虛無大陸上現在最強大的也就只是兩個十階後期罷了,一下子出現兩個十階巔峰,他們覺得這一次肯定能行了!

    不過他們似乎都忘記了對方的存在,兩個無法合作並且還有仇恨的十階巔峰,真的可以戰勝兩個彼此和睦共處,並且擁有強大合擊秘術的十階後期嗎?

    顯然這一點他們沒有去想,也許是長時間的沉睡讓他們的腦袋有點袕r了,一時之間並沒有去考慮那麼多,就好像上一次的失敗那樣,他們並沒有去考慮很多的因素。

    ……

    這邊虛雷和虛殺兩個上古大能正在謀劃著如何突破封印獲得自由,而在另一處,某個強大的存在也在謀劃著什麼。

    此時,又是那個神秘的小天地內,巨大的機械城市依然在孜孜不倦的運作著,中心處龐大的宮殿群,依然是那麼的神秘,充滿了未知色彩。

    宮殿內。

    高大的身影靜靜地站著,籠罩在神秘面具之下的眼神之中,透露著一絲絲的興奮之色。

    「你們都想要獲得自由啊!可惜,可惜你們根本不知道,我是不會給你們這個機會的!」男子低沉地聲音在主殿內響起,此時偌大一個主殿只有他一人,顯然並不會有第二個人聽到他的這番話語。

    男子的目光無比的深邃,一陣陣複雜的波動從他的身體向著四面八方傳遞出去。

    恐怖,壓抑,血腥……

    種種各異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令外面的整個小天地都為之顫抖。

    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原本深邃的目光突然變得無比的仇恨,彷彿看到了什麼一般,一聲冷哼聲從男子的鼻間傳遞出來,而後男子直接一揮衣袖,頓時拂袖而去。

    虛均,這個名字怕是連跟他同一個時期誕生的虛無生靈都不會記得了吧?

    曾今弱小,無能的代名詞,所有兄弟中實力最弱小的一個,常常被自己的兄弟們欺負,即便是那些不會欺負他的兄弟們,也只會冷眼旁觀著看著他被人欺負。

    其他的兄弟一個個的實力強大,但是他的實力卻是進步緩慢。

    當其他的兄弟們紛紛達到了十幾階的實力時,他才堪堪達到了三四階,他們甚至可以用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他。

    所有人的兄弟都不願意承認他是跟他們同事誕生的虛無生靈,甚至言辭犀利的警告他,讓他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曾今的無奈,曾今的怨恨,曾今的期盼,在這一刻讓男子的背影顯得無比的傲然。

    當那些強大的哥哥姐姐們逐一死去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死!直到這時,他才發現了自己的特殊之處。

    為什麼修煉的那麼慢?因為他的修煉之路根本跟他們不同,一味的學習他們的方式,他只能舉步維艱,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想要進步,必須得不斷的吞食其他的強者。

    而他更是驚喜的發現,自己竟然擁有分裂真靈的能力,原本他應該跟其他的兄弟姐妹們一起死去,但是在最後一刻,他的真靈突然分裂成了兩份,其中一份死了,消散了,而另一份,則是存活了下來,以另一種方式,存活了下來。

    在無盡的歲月中,他不斷的凝聚著軀體,想要凝聚出一具無比強大的軀體,但是最終的完成品,卻是依然不如自己曾今那具從虛無中誕生的軀體。

    不過這並無大礙,重要的是他還活著,他其他的那些傢伙,死的死,被封印的被封印,只有他,還能好好的活著,活得自由自在,這比什麼都要來得強的多!

    但是,他漸漸的發現事實並不是那樣的,他發現自己那些被封印的兄弟姐妹們並不甘心被一直封印著,他們想要出來,想要打破這封印,想要獲得自由。

    那一刻,他瘋了,他瘋狂地阻止他們突破封印,他不斷地吞食強大的生靈,他毀滅了一個個特殊並且強大的種族。

    終於,當他擁有了強大的實力後,他成功的阻止了很多兄弟姐妹們,讓他們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甚至他還幸運的吞食了一部分他們的軀體。

    用這些軀體上的能量,他創造出了一個新的種族,整個種族內的生靈天生擁有兩個靈魂,等到成為聖者後,便意味著擁有兩個真靈。

    這等同於擁有了再活一次的機會,並且這些生靈擁有同樣可以依靠吞食生靈強大自身的能力,這一點讓他無比的興奮。

    不過,他在阻止了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們後,也發現自己似乎引起了某個恐怖存在的注意,於是,早創造出了這個新的種族後,他分裂出了一具分身坐鎮族群,而他的真身則是選擇了自我封印。

    這樣一來,那個恐怖存在果然不再繼續注意他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他的真身從來沒有現在過,一直處在封印之中,但是真身的實力卻是在不斷的強大著,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真身的強大程度已經遠遠的超過了當初那些兄弟姐妹中最強大的那幾位了。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