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玄幻魔法 > 極限兌換空間

鬥神遺跡 第六百四十二章 救美 文 / 彌煞

    山腳下。

    看到這幅情景的易池便打算晚上再mo黑進奔了,白天還是不好偷偷進去的,畢竟人家也不是睜眼瞎,易池現在也沒有什麼隱身的能力,只能藉著夜色再進去了。

    躲在草叢中修煉著,不知不覺間已經是夜晚了。[.]

    到了夜晚,土匪窩的防禦竟然反而變得鬆懈了起來,土匪們在院子中聚集著,一陣陣歡聲笑語不斷地傳入易池的耳中。

    「呵呵,笑吧,等會有你們哭的時候。」心裡暗暗地冷笑著,易池趁著夜色偷偷摸摸地進入到了土匪窩內部。

    七拐八彎地尋找著地牢的位置,易池估摸著賀少爺那個未過門的妻子應該被關在地牢中才對。

    找了半天,易池終於找到了地牢的位置,但是卻並沒有發現有女子的身影,這裡面關著的除了男的就是一些野獸了,根本沒有女的。

    皺了皺眉頭,易池突然一怕額頭。

    「我怎麼沒想到他們劫個女的來幹嘛呢!肯定是想洩yu嘛!這群混蛋!」暗罵了幾句,易池離開地牢,向著上面偷偷mo去。

    一般來說老大都是住在最上面的,這顯示著老大的地位,所以易池也沒有多想就直接走到了最上面一層,果然,這一層之中兩三間房間,同時這裡沒有下面那種雜亂的樣子,看上去是經過了精心打掃過的。

    而這時,易池也聽到了其中一個房間內傳來的陣陣淫笑聲已經尖叫聲。

    「禽獸!」臉色不愉地怒罵了一聲,易池悄無聲息地打開了這間房間的大門。

    瞬間鑽進房內,易池小心地合上大門後,直接順著聲音走進了左邊的內室之中。

    在燈光的照耀下,易池看到了裡面的情景,只見一個全身長著烏黑濃密毛髮的壯漢正一件件地將自己的衣物脫去,而在他的對面大床上,則是一個看上去楚楚可憐的少女,女子此時臉上充滿了驚恐,她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撕去了一般,一片大好春光時隱時現,讓人欲罷不能。

    看到這情景,也難怪這土匪頭子會笑得這麼縣F,實在是女子此時的樣子確實讓有種讓人慾火焚身的感覺。

    「要不是易池的自制能力向來不好的話,可能現在他想的就不會是殺了土匪就出女子了,而是殺了土匪,霸佔女子了!

    易池冷眼看著那名土匪頭子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去,就在他將褲子脫到一半的時候,易池瞬間衝到了他的身後,在土匪頭子還無法迅速地轉過身來之前,一劍狠狠地刺進了他的後頸之中。

    「噗嗤∼,短劍十分輕鬆地刺入了土匪頭子的後頸,直接貫穿了他整個脖子。

    土匪頭子,瞪大著雙目,雙手還提著自己的褲子,臉上滿是不甘,確實,在這種情況下死去,他是應該感到不甘心的,畢竟眼看著好事就要成了,結果半路殺出個易池來,實在是死不瞑目啊!

    「噗嗤∼,拔出短劍,易池看著土匪頭子的身體倒在地面上後,這才看向了那名女子。

    此時女子正滿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地上的土匪頭子,感受到易池的目光後,她頓時緊了緊殘缺不全的一副,這不拉還好,她這一拉,好像力氣用的大了一點,頓時「刺啦,一聲,直接雙手撕下了一塊白色的布料,而下面的布料卻是掉了下去,掛在她的腰存。

    剛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易池看到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的潔白身軀,頓時一陣目瞪口呆。

    女子彷彿還不知道自己不小心將自己原本就殘破的衣服扯破了一般,依然雙手緊緊地抓著那塊衣料,一臉驚恐地看著易池,特別是他手中那把滴血的短劍。

    此時,易池的眼中滿是那白晃晃的身軀,那嬌嫩的一雙玉兔,那楚楚可憐的眼神,直將易池的心神敲得砰砰直響。

    就在這時,那女子突然發現了自己此時的狀況,頓時驚叫了一聲。

    「呀∼!」

    滿臉通紅地俯身趴在床上,將自己的身體擋住後,女子艱難地抬著頭看著易池。

    被她一聲驚叫,易池也回過了神來,暗罵自己心神不夠堅定,同時也怪那個宮殿的前主人把這個賀少爺未過門的妻子弄得這麼艷麗,然後又把所有的責任都拖在了因為自己實力不在的事情上,覺得是因為自己的實力沒有,所以連心神也降低了,要不然易池覺得自己肯定不會受到誘惑的!

    心裡這般想著,易池也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語氣盡量緩和地說道:「這位小姐,請問你是賀少爺的未婚妻嗎?」

    聽到易池這話後,原本驚慌失措,以為躲過了大漢又要遭受這位看上去十分帥氣的男子侵犯的她頓時驚喜地站了起來一臉激動地跑上前抓著易池的雙肩激動道!』,你是賀文請來的嗎?你是來救我的!」

    但是她搖了半天易池的雙肩,都不見對方回答自己的話,頓時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這一看,頓時注意到對方的眼神完全集中在自己的的口上,頓時低下頭一看。

    「呀∼!」

    再次尖叫一聲,剛才因為過度的驚喜而忘記了自己的情況,一下子竟然做出了這種醜事,更加羞恥的是,她的身體已經第二次被眼前的這名男子看到了,而且這一次自己幾乎是緊貼著他的身體的,他剛才一定感受到了什麼。

    想到這裡,再次躲回床上的女子連死的心都有了,看得出來,她的觀念還十分的傳統。

    這時,回過神來的易池不禁眨了眨眼睛,心裡充滿了無奈。

    「不要再來了啊!再來我可真要堅持不住了!」心裡暗自想著,易池可不想做出那種事情,畢竟這只是一個幻境,要是做出那種行為的話,易池連自己都覺得可恥啊!

    想到這,易池趕緊收緊這裡自己的心神,一臉嚴肅地看著對面的女子說道:「我去給你找幾件衣服,你不要再起來了!」

    聽到這話,女子頓時羞憤yu死,聽這話怎麼覺得好像是她故意想起來給他看的一般啊!特別是對方那種理智的語氣,更是讓女子一陣氣憤,暗自想著是不是自己的魅力有所降低了。

    不知為何,她突然覺得眼前的男子好像比自己的未婚夫出色多,自己的未婚夫在自己被人劫走的時候只能躲在一邊看著,然後找人幫忙,而他自己卻什麼都不做,但是眼前這人卻是在剛剛救了自己,讓自己保住了名節,雖然被他看了兩次自己的身體,但是現在想來這都是自己的不小心造成的,並不能怪對方。

    仔細一想,女子頓時覺得被易池看了也不吃虧,心裡更是有點喜滋滋的感覺。

    正在找女人衣服的易池並不知道那一邊的女子在想些什麼,要是知道的話,估計又要自戀一番了!

    找了半天只找到幾件女子外套的易池只好讓對方將就著穿了,而對方也沒有介意,很痛快的就穿上了易池遞給她的衣服,當然,這一次易池主動轉過了身去,怕再看到對方的身體。

    「我穿好了!」

    聽到身後的聲音後,易池頓時轉過身看了眼對方,還真別說,穿上衣服後,女子變得更加美艷動人了,而且因為沒有內衣的遠古,這件半透明的外套穿在她身上,裡面的雙峰時隱時現,搞得易池又一陣悸動。

    深吸了口氣,易池盡量不去看對方的身體,移開了目光後開口說道:「走吧!我帶你離開這裡!」說著易池直接轉身向著門口走去,但是剛走被幾步,就被身後的女子叫住了。

    「我這樣出去是不是」有點扭捏地看著易池說道。

    她也看到了自己那時隱時現的隱私部位,對易池看到她倒是不在意,但是要是被其他的土匪看到的話,她可就會很在意了!

    聽到這話,易池也覺得這樣確實不妥,但是他又能怎麼辦呢?這裡根本沒有女性衣物了。

    「要麼你穿上幾件男人的衣服?」易池一臉無奈地說道。

    聽到易池的提議後,對方的腦袋彷彿撥浪鼓一般使勁地搖晃看。

    「我才不要呢!一想到自己要把這群土匪的衣服穿在身上,打死我也不穿!」女子一臉堅決地看著易池,堅定地否決了易池的建議。

    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易池只好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說道:「要不你穿我的?」

    原本以為對方會拒絕,同時易池也已經在想其他辦法了,但是誰知道對方想也不想就同意了,並且一臉笑嘻嘻地穿上了易池脫下來的衣服。

    「…」一臉愕然地看著快速穿上衣服的女子,易池頓時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實在是搞不懂對方在想些什麼了,不過見到對方願意接受自己的衣服,易池還是比較高興的,至少比被嫌棄好很多了吧!

    光著上身的易池帶著女子小心翼翼地離開了最上面這一層。

    原本易池想找找有沒有天台好讓他們安然離開,想不到這個土匪窩還沒有天台,這不禁讓易池一陣無奈,帶著這麼一個拖油瓶,想要像之前那樣悄無聲息地離開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易池也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但是問題是,萬一傷到了身後的女子該怎麼辦?要知道任務要求可是救她出去的,萬一不小心掛了,豈不是說明易池的任務失敗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