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玄幻魔法 > 極限兌換空間

鬥神遺跡 第五百六十五章 血戰魔尊 文 / 彌煞

    看著遠處陷入了瘋狂之中的沙克,一直注意著事態發展的女性魔尊不禁搖著頭笑著說道:「嘖嘖嘖!這下那傢伙可有麻煩了!」

    與此同時,處在暴風中心的易池更是苦不堪言。[搜索最新更新盡在|com|]

    如果說之前的沙克是頭溫順的貓咪的話,那麼現在的沙克就是一頭陷入了瘋狂之中的獅子,看看他那血紅的雙眼,再看看他那隨風飄揚而起的長髮,再看看他滿手的青筋,易池敢發誓,自己要是之前知道這傢伙這麼在意自己受傷的話,他打死也不會傷到他的。

    「郁同啊!怎麼老是遇到一些瘋子啊!」心裡無奈地抱怨著,不過此時顯然這些無謂的抱怨是沒用的,現在易池最應該做的就是想想該怎麼面對這麼一個陷入了瘋狂之中的魔尊。

    看看那些正在不斷後退的惡魔們,易池真想也跟著他們一起後退啊!可惜自己並不能那麼做,自己能做就是想想該怎麼面對這個傢伙,而不是去怎麼逃避。

    「算我倒霉,這晦氣!」無奈地歎了口氣,易池只好認倒霉的繼續站在這風口浪尖,然後等著眼前這個大傢伙一掌將自己拍飛出去,然後在提回來,然後在拍飛出去,然後在提回來,易池都已經能想像到那種痛苦的感覺了,說真的,易池現在很同情投胎成為足球的那些傢伙們,他們實在是太可憐了。

    「保估這傢伙下!」心裡暗暗地想著,就在運時,遠處的沙克顯然也已經達到了爆發的頂點了,只見他突然一聲怒吼,然後整個身體一陣劇烈變化,等到完成後,已經變身成了一名強大的十星惡魔了。

    「不是吧!還變身!」原本不變身就夠嗆的,現在一看到對方竟然還變身了,易池頓時有種想死的衝動,這傢伙太無恥了啊!

    「死∼!」

    怒吼一聲,變身後的沙克直接一臉瘋狂地撲向了對面的易池,手中的長矛狠狠地刺向了易池的腦袋。

    「乒」及時伸出長劍擋住了這一擊後,易池的身體也好像一隻足球一般飛了出去,這股巨大的力道易池根本抵擋不住,現在他只能在空中盡量來調整自己的落地角度了,不過,這也得他能落地才行。

    「砰」人在半空,易池還沒調整好自己的落地角度就感到肚子部位一陣劇痛,然後自己的身體就再次改變了方向,想著上空高高地衝了上去。

    「不是吧!「一臉扭曲地想著,就在易池剛要有所準備的時候,背部再次遭受到了劇烈的打擊,只覺得一股劇痛傳來,然後易池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緊接著便是與地面來了一次極度親密的接觸。

    「轟∼∼」彷彿十八級大地震肆虐而過一般,易池落地時巨大的衝擊

    o直接夷平了方圓幾百里內的一切,地面上的植物直接被泥土所覆蓋,原本平整的地面變成了一個漏斗形狀,在豐心位置,便是滿身泥土的易池。

    「呸∼呸!」一臉難受地吐出了嘴裡的泥巴,易池不禁掙扎著緩緩站立了起來。

    抬起頭看了看四周,易池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還好我身體夠硬!」輕輕地嘀咕了一句,就在易池剛要有所動作的時候,一個重物突然落在了易池的身上,將他狠狠地砸進了地面之中。

    「啪∼怕,狠狠地拍打著地面,掙扎著想要站立起來的易池卻感到背部彷彿被整個世界壓著一般,任憑他怎麼使勁都無法站立起來,別說站立了,現在哪怕是移動一下都變得十分困難。

    「你傷到了我!你傷到了我!」瘋狂地叫喊聲自上空傳來,令易池的臉色一陣鐵青。

    「不是吧!還來!」想到剛才的重擊,易池頓時劇烈地掙扎了起來,他說什麼也得站起來,要不然還得受到那種非人的打擊,不過身上的重物顯然不是此時的易池可以挪動的,任憑易池怎麼使勁都無法移動半分,掙扎了半天後,易池終於停了下來。

    使勁地轉過頭看去,易池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壓在了自己的身上,這一轉頭,易池便看到了壓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是什麼了。

    「……………」

    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只見此時的易池正被一個看上去十分怪異的東西壓在下面,這東西看上去有三米多高,兩米來寬,由兩個圓形所組成,中間有一條分割線存在,如果硬要說它像一個葫蘆的話,還不如說它像一個屁股。

    真的,易池怎麼看怎麼感覺像是一個人的屁股,但是它偏偏是一件東西,真不知道做這個東西的人是怎麼想的,難道他很喜歡屁股?

    心裡無奈地想著,同時易池也開始發狠了起來,只見原本正常身體的易池突然劇烈變化了起來。隨著易池的變化,這個壓在易池身上的怪異物件也開始變化了起來,當易池變成了身高萬米的巨人後,這件物件也變成了幾萬米高的巨型大山。

    「吼n」

    嘴裡發出了一陣憤怒地吼聲,只見易池雙手支撐著地面,手上一陣陣青筋暴起,隨著易池力氣越來越大,這座壓在他身上的大山頓時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啊n∼!」

    一聲暴喝,隨著一陣劇烈的爆炸聲,易池伴隨著無數的碎石終於沖天而起,一臉陰沉地站立在了半空之中。

    轉過頭看去,只見此時的沙克在易池的眼裡彷彿一個小不點一般,正一臉陰冷地注視著巨大的易池。

    「口寺嘖嘖,又一項奇特的能力啊!」笑著看著巨大的易池,一邊早已遠遠退開的女性魔尊突然笑著說道。

    對於場中的變化,這些在外面觀看的惡魔們是鼻直觀的,就在易池被狠狠打擊的時候,這位魔尊大人突然拋出了這麼一件奇怪的東西,然後就將這個易池狠狠的【鎮】壓了下來,然後這易池又突然爆發,狠狠地打爆了這件奇怪的東西,現在看上去雙方又陷入了對弈之中。

    「你剛才那件東西真的噁心到我了!」淡淡地看著對面的沙克,易池以想到自己被那麼一件東西壓在下面,頓時一股噁心感油然而生。

    「呵呵,是嗎?」淡淡地笑了笑,此時的沙克明顯不怎麼正常了,看上去彷彿是另一個人一般,這不單單令易池疑惑,就連其他的惡魔也感到萬分的疑惑,想必他們之中也只有那名女性魔尊才清楚這是為什麼吧!

    緊緊地盯著沙克看著,易池此時不敢有一丁點的放鬆,剛才的下場他可不想再體驗一次,此時的易池雖然已經是完美狀態了,但是顯然不具備跟一名魔尊戰鬥的資格,他所能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的避免被打中了。

    殘忍地笑了笑,也許是認為時機成熟了,只見遠處的沙克突然暴起衝向了易池,背後的惡魔之翼一陣拍打,在易池不可思議地眼神下,突然出現在了易池的臉孔之前,然後一拳打出,狠狠地打在了易池的鼻粱上。

    「砰∼」一聲巨響,此時的畫面十分的怪異,只見巨大的易池在小巧的沙克一拳之下頓時急速地飛了出去,然後直接落在了雲夢山脈的邊緣,這之間的路程何止十萬八千里啊!想不到竟然僅僅是一拳就達到了。

    「轟∼」雙腳狠狠地插進了地面,直到入土數百米後,這才減緩了易池的倒飛速度,然後穩穩地停了下來。

    「L」

    捂著鼻子吐出了一口鮮血,易池不禁放開了捂著鼻子的手掌,然後放在了眼前看去。

    只見易池的手上滿是紫色的鮮血,同時他的鼻子上還在不斷的流出更多的鮮血。

    「華」

    一陣悶哼,易池終於忍不住倒了下來,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砰∼,隨著易池巨大身體的落地,頓時一陣塵土飛揚,與此同時,其他惡魔也紛紛趕到了這裡,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易池和一臉猙獰地站立在半空中的沙克。

    魔尊對魔王,易池完敗,確實,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一個是七星魔王,雖然能在魔王之中無敵,但是面對一個魔尊能打倒現在這種程度,已經是足以自傲了,而另一個,卻是一名高高在上的五星魔尊,不管是幾星,只要是魔尊就不會敗給一名魔王,何況沙克還是一名五星魔尊。

    戰鬥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注定了結局,不過易池並不後悔,至少他在魔尊的臉上留下了一道痕跡,這就足夠令他自豪的了。

    看看那些惡魔看易池的眼神,不再是之前的漠然,也沒有了之前的一絲絲殺機,有的僅僅是一份濃厚的尊敬,他們這是在尊敬強者,這是魔界至始至終都不會改變的唯一秩序。

    在魔界這個世界之中,強者總是會受到應有的尊重的,他們喜歡強者,同時也敬重強者,易池今天可謂是給所有在場的人好好豎立了一個榜樣,也許在之後的歲月裡,因為易池今天的表現而使得魔界會有一絲絲改變的,曾幾何時,魔界的魔族們也開始變得畏首畏尾,不再如當年那麼無所畏懼了,也許易池今天的所作所為給了他們一個訊號,讓他們知道魔族依然具有不屈服一切的血性,他易池可以做到,他們也可以!(未完待!。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