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玄幻魔法 > 極限兌換空間

鬥神遺跡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夜襲 文 / 彌煞

    當夜幕完全籠罩了整片大地的時候,易池帶著其餘的五十六人便出發了,他們的目標自然就是城外十里處的獸人營地了。

    趁著夜色,易池帶著這五豐六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了獸人營地之外,頓時躲在了附近的草叢之中。

    回頭看了眼身後的眾人,易池頓時輕輕地點了點頭。

    看到易池點頭後其他人頓時會意,連忙四散而去,尋找自己的目標去了。

    等到他們都走了以後,易池這才笑著消失在了原地,進入到了最近的一個帳篷之中。

    易池進來的是悄無聲息,連裡面這個正在修煉的虎人都沒發現帳篷裡已經多了一個人了。

    就在這時,易池瞬間出爪,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腦袋,將他的記憶瞬間吸收了過來。

    閉著眼睛閱讀了下對方的記憶後,易池頓時笑著擰下了他的頭顱。

    「呵呵,原來這次來的獸人中沒狐人!也是,魅蝶應該不會讓自己的族人來送死的!」說著,易池頓時悄然離開了這頂帳篷,向著那虎人記憶中的王帳行去。

    那王帳之中居住的自然就是這一次獸人部隊的指揮官了,在虎人的記憶中得知,這個時候那指揮官一般都是處在修煉之中,正好是下手的最佳時機!

    悄悄地mo進王帳之中,易池頓時便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呵呵,怪不得我了!」易池看著那高大的身影,頓時伸手矯健地出現在了他的頭頂,頓時一掌拍下,對方根本沒時間反抗,就被易池一掌震碎了大腦,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個搞定!」低聲的喃喃了一句,易池頓時割下來對方的頭顱,消失在了王帳之中。

    接下來的一些高級將領也十分輕鬆地就被易池摘下了項上人頭,根本沒有發出一絲動靜。

    而相比於易池這邊的順利,其他人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雖然易池已經為他們降低了難度,但是獸人部隊中的中低級將領也不是什麼好易於的存在,他們不少都是高級斗帝級的存在,當感受到跟自己氣息相近的人接近的時候,頓時便清醒了過來,讓不少人的偷襲變成了強殺。

    可惜,雙方的實力差距不大,這一打鬥起來,頓時搞得整個獸人部隊都知道了。

    幾乎是瞬間,無數的身影便奔向了那幾處位置,讓處在那裡的人類高手頓時陷入了圍剿之中。

    「該死!」低罵一聲,血殺一把擰下了手中這名斗帝的頭顱,一臉鐵青地看著遠處的火光以及上空無數掠過的身影。

    「這些白癡,難道不知道隱藏嗎?」血殺一臉氣憤的怒吼道。

    就猶如易池猜想的一般,要是沒有他的存在的話,這群人來刺殺根本就和找死沒有任何區別,即便是易池已經幫他們解決了指揮官和那些高級將領,他們還是應付不了。

    看看現在的情況,估計那幾個被包圍的斗帝是活不了了。

    想到這裡,血殺也懶得去管他們了徑直奔向了遠處,他可不想受牽連。

    和血殺的反應不同,當若羽用暗箭射殺了自己的目標後,也正好看到了遠處的火光以及喊殺聲,頓時毫不猶豫地衝了過去。

    這位年輕的白精靈顯得還是如此的稚nen,純潔的心靈讓他不能不去幫助遇難的同伴。

    正巧,這一幕被路過的易池看在了眼裡,頓時無奈地搖了搖頭。

    「看在寶藏的份上,幫你一把吧!、,說著,易池頓時跟上了前面的若羽,僅僅只是遠遠的跟在後面,並不打算阻止他的行動,既然他想去救人,那就正好教他一點為人處世的知識,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不是那麼單純的!

    想到這裡,易池頓時笑著隱藏起了自己的身型,就這麼遠遠地跟著若羽來到了包圍圈之外。

    「散羽擊!」大喝一聲,若羽單手持弓,單手拉弦,頓時一陣綠色光芒閃現,剎那間就射出了萬道光芒,衝向了包圍著十名人類斗帝的獸人。

    「吼!卑鄙!」怒吼一聲,一名不幸被射中一箭的獸人斗帝頓時一臉憤怒地瞪向了衝進了包圍圈之中的若羽。

    別看若羽僅僅只有七星斗帝的修為,但是他的實力卻對可比一般的九星斗帝,並且弓箭還可以出其不意,想來一般的九星斗帝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看到對方還有同黨後,這些獸人頓時暗自戒備了起來,以防是不是還會有同黨來接應。

    這時,若羽也回合了那十名斗帝,頓時一臉激動地說道:「還好你們沒事!」

    這十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頓時大聲喝道:「我們跟他們拼了!」

    說著,頓時衝向了各自的方向,這可把若羽愣在了當場。

    「喂!你們別分頭行動啊!我們應該配合!」若羽一臉焦急地喊道,可惜,並沒有人理他。

    「這」看著分別衝向十個方向的十人,若羽頓時無奈地搖了搖頭,心裡卻是沒有後悔來救他們。

    這時,看到這十名妄圖反抗的人類後,眾獸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頓時豎立起了一道堅固的屏障,將十人全部擋了回去。

    「攻擊!」

    隨著帶頭的一名比meng的一聲大喝,頓時所有獸人齊齊地衝向了被包圍住的十一人,一臉猙櫸獰地樣子。

    「你們想辦法衝出去,我來阻擋他們!」若羽一臉堅定地看著衝向自己等人的獸人,頓時斬釘截鐵地說道。

    「好,你保重!」這些人連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同意了若羽的主意,頓時對視了一眼,瞬間一掌拍出,十隻手掌瞬間拍在了若羽的背上。

    「可橡我們覺得你沒能力阻擋他們,想來他們要殺你,也會費一點功夫,放心,我們會告訴那個易池說你犧牲了的!」其中一人大笑著看著倒飛出去的若羽,頓時和其他九人衝向了包圍圈的薄弱處。

    這些獸人高手看到若羽倒飛向他們後,頓時沒腦子的衝了過去,連一邊正在突破包圍圈的十人都不顧,直接揮舞起了手中的武器,砸向了倒而來的若羽。

    此時,若羽的心中彷彿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很不是滋味,他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來救人反而被自己要救的人出賣了呢?為什麼他們能這麼漠視同伴的性命呢?難道他們真的這麼冷血!

    就在這時,易池卻是無奈地搖著頭出現在了若羽的上空,隨手一招,就將他的身體穩穩地升了起來。

    其實若羽現在並沒有受什麼重傷,那群人為了讓他能拖住獸人的腳步,自然不會讓他這麼容易就死去了,所以他們用的僅僅是推理,並沒有使用大威力的攻擊,這既讓若羽不會受傷,又能令他起到阻擋獸人的作用,正可謂用心良苦啊!可惜,這一切都被易池看在了眼裡,也正好易池對若羽有所圖謀,正確的說是看中了他們精靈帝國的寶藏,這閒事,他是不得不管的。

    「怎麼樣!好玩嗎?」易池一臉笑嘻嘻地說道。

    若羽咬著嘴唇看了他一眼,頓時猶如小孩子一般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哭什麼哭!」易池一臉沒好氣地說道。

    這時,眼看著那十人就要突破包圍圈衝出去了,可惜,易池怎麼會讓他們逃脫呢?頓時伸出手一吸,直接將十人吸了過來,摔在了自己的腳邊。

    「怎麼!想跑?」易池一臉冷漠地看著他們,看得他們心裡一陣絕望。

    原本以為自己和易池的差距也就那樣了,但是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的,原來自己和易池的差距就好似日月和螢光一般,是那麼的不可逾越。

    在被易池吸過來後,他們就已經清楚了自己的下場,心裡只是後悔,當初不該拍出那一掌!

    淡淡地看了眼這十人,易池頓時看向了對面的那群獸人,輕輕地揮了揮手,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削下了他們的項上獸頭。

    「砰、砰、砰,連續數百聲倒地之聲過後,所有包圍著他們的獸人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沒一個存活的。

    「你還要坐到什麼時候?」易池淡淡地看著一直坐在地上的若羽說道。

    若羽哽咽了幾下,頓時一個挺身站了起來。

    「謝謝!」感激地看了眼易池,若羽又眼神複雜地看向了地上的那十人。

    「呵呵,給你個機會,親手殺了他們!」易池笑著看著若羽說道,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驚呆了若羽。

    「讓我殺了他們?」若羽一臉不確定地說道。

    「嗯,怎麼?你不敢?」易池一臉淡笑著看著若羽,今天他要是不敢動手的話,易池就打算放棄他了,他並不會為了寶藏而接受一個軟弱的人,這是原則性問題,不是什麼寶藏可以彌補的,要是若羽毫不猶豫的出手殺了他們,那易池也不會接受若羽,因為他不想將來倒在地上的人是自己,一個轉變的如此之快的人,並不能信任。

    所以,這也算是易池對若羽的一個考驗吧,要是他通過了,將來易池就會幫他重建精靈帝國,而他自己,也會得到無數的好處,跟著易池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要是他沒通過,那易池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斬殺了他,威脅,一定要扼殺在萌芽之中。

    現在,就看若羽自己的選擇了!

    搳G當我滿懷希望的去看訂閱數量的時候,心裡僅存的一絲希望,也瞬間崩塌了,又掉了,又掉了整整十幾點的均定,昨天新增的訂閱不到如,呵呵,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這一章整整碼了三個小時才擠出來,心裡空蕩蕩的,就像書中的若羽一般,心裡很不是滋味,別的我也不多說了,我只希望,我能繼續堅持下去,不至於被要求強制結尾,呵呵,這樣的話,我心裡很不舒服,一直支持訂閱正版的讀者也不會舒服,我很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選擇權不在我手上,我僅僅是個作者罷了,一切還得看你們的,和上級領導的安排,因為每天更新超出一萬的全勤還是不錯的,但是他們的收益達不到這個標準的時候,我就不得不降低數量,或者直接結尾了!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