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玄幻魔法 > 極限兌換空間

第一卷 羅天大陸 第十八章 抓個奸 文 / 彌煞

    第十八章抓個奸()

    那是一片相當巨大的假山群,那高有十幾米的假山,都有了一幅真山的崢嶸,其間,布有數個山洞,假山之間和四周都種滿了短小的樹木。

    「這是一個藏人的好地方。」易池判斷道。

    尋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易池躡手躡腳的走著。

    這是一個十分隱蔽的洞口,那聲音正是從這個兩米來高的洞口內傳出來的。

    「要不要進去看看呢?」易池遲疑了起來。

    萬一裡面有高手怎麼辦?至於魔獸?易池好不相信堂堂陸家需要把魔獸藏在假山裡。

    「哼,怕個屁啊,有高手跑就是了,而且,這麼晚了偷偷摸摸在這假山裡發出這種小聲音的人,估計也是干見不得人的事的,我怕個什麼勁。」易池挺了挺身資,抬頭挺胸的走了進去。

    雖然心裡說著不怕,但是,畢竟自己也是干見不得人的事來的,總不能一幅將軍視察的樣子進去吧,所以,易池還是輕手清腳地,慢慢的走了進去,不敢打草驚蛇。

    越往裡走,那聲音越是清晰,漸漸的,易池也聽出來了,好像是兩個人在說話的聲音。

    「嗯,這股味道,應該有個女的。」易池聞了聞有點香氣的空氣,肯定道。

    除了人妖,沒有哪個男的會把自己弄得這麼香,正常人可幹不出這種事。

    「恩……有光?」易池剛轉了一個彎,就看見前面竟然有著微弱的光芒。

    「果然有人。」易池這下更加的小心了,不敢有絲毫懈怠。

    「羽哥哥,你別這樣嘛!人家有老公了的。」一道嗲聲嗲氣的聲音傳入了易池的耳朵。

    「怕什麼,你那廢物老公有不知道,他現在指不定在和誰快樂呢,哪會來管你啊。」這是一個男子的聲音,易池只覺得自己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哇!貌似是偷情啊!不知道哪女的長的怎麼樣,別是個恐龍啊。」易池興致勃勃的探頭向裡面往去。

    只見約五米直徑的洞中,一個身著青袍的男子正從後面摟著一個身穿淡綠色羅紗的女子。

    這洞壁上還放著一盞油燈,想是怕用魔法燈暴露出他們的位置,畢竟,魔法燈是有魔力波動的。

    在一邊的地上,還放了一張巨大的獸皮,易池也看不出具體是什麼魔獸的皮,不過,他現在正顧著看傳說中的偷情戲碼呢,哪有空看那玩樣。

    只見那被女的稱為羽哥哥的男子兩隻手從後面摟著那女子,還很不安分的上下遊走著,那女子被兩隻大手摸的氣息煩亂。

    「不要啊羽哥哥,不行了,我不可以這樣的。」那女的輕微了掙扎了下。

    男的確不為所動,依然上下其手著,正樂在其中呢。

    「伊兒乖,今晚你就從了羽哥哥吧!羽哥哥想這天想了好久了,你就從了吧,我發誓,我一定好好愛你,一輩子就愛你一個人,絕不會像你那死鬼老公一樣,在外面到處拈花惹草的。」男子把頭靠在女子的肩膀上,在她耳邊輕聲的說著。

    女的一聽他這麼說,利馬停止了掙扎,慢慢的,身體都軟了下來,完全的靠在那男的身上。

    「羽哥哥,你可要說話算數哦。」女子溫柔的轉過身,對著男子深情的說道。

    一邊的易池也差不多聽明白了,那女的嫁給了個喜歡鬼混的男人,然後便和這個男的好上了,嗯……至於這男的是不是真的喜歡她,這易池就不知道了。

    再次探出頭,有著一些籐蔓的遮掩,易池也不怕他們看見自己,大著膽子繼續看了下去。

    看著那轉過身來的女子,易池也是一陣驚艷,到不是她長得有多麼的傾國傾城,只是易池見過的美女實在有限,這女的又長得十分清純,有點驚艷也是正常的。

    「可惜了,讓豬恭了。」易池一陣歎息。

    同時,易池也看出了那兩人的修為,男的三星斗者,女的一星斗者。

    「嘿嘿,好好好,就拿你門開刀,三星斗者,正好試試能不能吸了你的魂。」易池還沒忘記今天來的目的,這觀看到一次偷情,只能說是個大大的意外。

    「嗯,不急,等最後關頭,那男的完全放鬆的時候我在去,嘿嘿。」易池壞壞的想道。

    沒讓易池等多久,那對男女已經開始解起了對方的衣物。

    「非禮勿視啊,不是我想看,是你們自己脫的,不關我事啊。」易池仔細的盯著他門的動作,眼睛連眨都不帶眨一下的。

    沒一會,這洞中便充滿了『淫』(河蟹啊河蟹)穢之氣。

    易池也不閒著,在一邊仔細的觀摩了起來,要是被那男的知道自己和情人的動作戲在被易池全程觀看,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賣力。

    一分鐘後……

    那男的似乎到達了極限,動作快了起來。

    「切,真沒用。」一邊鄙視著那男的,一邊躡手躡腳了走到了他們身後,易池舉起了右手,在那男的停下動作之前,狠狠的抓在了他的頭頂。

    一陣撕裂靈魂的聲音,幾乎沒什麼反抗,一道道純淨的能量便順著易池的右手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全身的細胞都彷彿在吶喊,大半的能量都被身體吸收了,只有一小半的能量融入了易池的鬥氣之中,但是就這樣,也增加了易池整整五倍的鬥氣含量,而且純淨無比。

    「羽哥哥,你怎麼停下了?啊……嗚……」那女的想是正在享受之中,感覺到男的動作停了下來,便睜開了緊閉的雙眼,但是,他看到的卻是一張帶了黑色面罩的臉,突然而來的驚嚇,她差點叫了出來,還好,易池及時的摀住了她的嘴。

    踢開那已經沒了靈魂的男子屍體。

    易池蹲在女子一邊,惡狠狠的說道:「別出聲,聽到了嗎?你也不希望你這個樣子被別人看到吧,特別是你那老公,呵呵,我現在放開手,記住,別……出……聲!」

    那女子一臉驚恐的點了點頭。

    易池慢慢的放開了捂著她嘴的手。

    「你是誰?你把羽哥哥怎麼了?」女子一臉驚恐的看了看易池,又看了看一邊倒在地上的男子屍體。

    「呵呵,你說他啊?」易池惡意的踢了踢男子的屍體。

    「死了呢,也許是精.盡人亡吧!」易池戲謔的說道。

    「你……你騙人,一定是你殺了他對不對,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他是誰嗎?你慘了你。」女子像是平靜了下來,滿臉怒火的盯著易池。

    「哦,我慘了?呵呵,那我是不是要先拿點利息呢?恩?」易池惡意的盯著女子上下亂瞄。

    「你……你別亂來。」女子捲縮著身體,生怕易池幹出點什麼來。

    「哼,老子對你這種貨色沒興趣,別自做多情了你。說,你是誰,他又誰。」易池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語氣,嚴肅道。

    「哼,我告訴你,我是陸家六長老的孫女陸伊,而他,便是陳家大長老的孫子陳羽,你現在把他殺了,陳家不會放過你的。」陸伊一臉『你死定了』的表情看這易池。

    「哼,原來是陸家和陳家的人在苟合,呵呵,真不愧是大家族啊,有風範。」易池諷刺道。

    「你……」陸伊看著完全不像害怕的易池驚訝道。

    「我什麼我,區區一個陸家和陳家我還不放在眼裡,至於你嘛,今天就別想活著出去了,等著陸家的人明天來發現你和這陳羽的屍體吧。」易池不屑的看著陸伊,這傢伙腦子有點袕z,怪不得老公要出去鬼混了,原來是個傻子,在現在這種情形下,還稿拿自己的身份來威脅易池。

    「啊!不要啊,不要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不殺我,你想怎麼樣都可以。」陸伊一聽易池要殺她,這下害怕了,連忙爬過來抓著易池的腿求饒了起來。

    「厄,靠了,勾引我啊!」易池感受著在自己腿上蹭來蹭去的兩團軟肉,頓時感覺自己激動了起來。

    「冷靜,冷靜。」易池強忍著自己衝動的思想,狠狠的一腳踢開了陸伊。

    那陸伊卻是棄而不捨,再一次爬了過來,整個人坐在了易池的腳上。

    「前輩、大哥、英雄,求求你別殺我,別殺我好嗎?」雙手也不老實的開始在易池兩腿之間摸索了起來。

    易池覺得自己要爆了,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事,前世還是個純情小處男的他,幾乎都要把持不住了,而易塘這個時候也不出來喚醒他。

    易池就那麼站著,而陸伊現在已經站了起來,整個都趴在了易池的身上,兩隻手已經鑽進了易池那寬大的斗篷之中。

    「嗚……」

    易池一聲低吟,卻是陸伊抓住了易池的下身。

    易池頓時全身一震。

    就在陸伊正要進一步行動時,一股大力把她強行推了開來。

    「碰!」

    「哼,魅術?差點就著了你的道了,看來你也不是真心喜歡這個陳羽的了,練了魅術怎麼可能不練陰陽交合之術,哼,你這是找死。」易池一臉惱羞成怒的樣子,就在剛剛,自己差點就著了她的道。

    不禁暗呼『好險』。

    要不是最後關頭自己清醒了過來,可能今天就要栽在她手裡了。

    「前輩,您誤會了。」陸伊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

    「哼,還想來,死!」易池有過一次的經驗,這一次可不會再上當了,直接欺身而上,五指並爪,一把抓住了陸伊的腦袋,暗運吸力,一道道純淨的能量再次充實了易池的身體。

    短短十來秒的時間,那陸伊便完全失去了生機。

    丟開已經沒了靈魂的陸伊屍體,易池一臉的慶幸。

    「想不到陸家竟然有個修煉魔功的小姐,哼哼,這裡怕是遲早要被發現的,呵呵,看到時候陸家和陳家怎麼難堪。」易池很期待陸家發現這兩具屍體後的表情,想想就令易池痛快。

    「此地不夷久留,今天就這樣吧,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看來自己的心境修為還不夠啊。」易池連忙離開了此地,快速的向遠處奔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